海南科經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海南科經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海南科經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Image    公司新聞
Image    行業動態


互聯網+風暴下,建筑行業會不會被洗牌?

作者: 建筑師的非建筑建筑師的非建筑    更新: 2015-04-26    瀏覽: 1190    字體:

  一直以來我還是相信,互聯網對建筑行業,如果能談到“影響”二字的話,是一步一步來的:培養底層的用戶使用習慣,逐步將各個與設計相關的分支業態的互聯網結合模式都做起來,做成熟,再來談影響行業整套體系,比較現實,也容易落地。但從實際情況上來看,“互聯網+”在兩會上提升到政府工作層面之后,如果我接觸到的幾個設計院都在談類似“網絡設計院”“建筑界的阿里巴巴”“設計師平臺”這些事情,那這就成了時代下的普遍現象,四處開花,不能被無視了。
  顯然,結合整體國家的經濟發展方向轉移以及建筑行業的變化,活兒肯定是越來越少,因此也就顯得越來越難干了。設計院從上到下都希望能通過這個機會進行轉型:目的必然是希望盡可能找到短平快的解決方式:梳理現有的問題,改變不利的狀態。對于設計院,最容易想到的互聯網+建筑的形式,無非就是和日常生活最接近的形態:類似淘寶一樣,平臺上賣設計。它衍生出來的各種分支屬性也很自然:給設計師搭建一個平臺,允許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并明確自己擅長的方向,甲方在平臺上面發布項目也好,挑選設計師也罷,總之讓二者通過透明公開的系統聯系起來,將以往固化在一個建筑里的工作關系虛擬化。
  當大家都琢磨搞這個的時候,無非就兩種結局:成和不成。
  我們先說不成的情況,因為它簡單一點。直接說建筑設計的話,討論的范圍可能有點兒大,在物理學里,總是先從較為典型的模型開始研究。之前在做cgarchitect 2006-2009年度分析報告翻譯的時候,就特別注意到jeff提及的一個數據:效果圖公司的境外、同國家、同城項目各占比例。對大部分公司,境外的項目比例還是最少的,最大的是本國,其次是同城。這個調查結論在很大程度上說明了件事兒:效果圖還是要在現場盯,或者說,甲方覺得自己在必要的時候能去現場盯,是十分現實的一種考慮。反過來說,沒法到公司去看圖,甲方會覺得很別扭,有了新活兒還是優先考慮本地的公司,哪怕質量差那么一點兒。再稍微推理,無法脫離線下對接,成了效果圖公司難以形成網絡平臺的一個重要門檻。對于建筑設計行業,如何將線下溝通,通俗點說就是開會,這件事情保質保鮮地搬到線上,恐怕還是需要在培養用戶習慣以及實時交流技術基礎這兩方面下功夫。而至于從設計行業的組織架構上,這個就更難了:它太深。
  再說成的情況。討論它的意義在我看來不在于它怎么就成了,而在于成了之后,會發生什么。成的路上會有如下可能,比方說某群體組織了一群在他平臺上發表信息的建筑師“會員”,整體行業在走下坡路肯定大家連做菜都記得少放點兒油。該組織就當起了大家長的角色,拉點兒甲方,跟后端的建筑師們來個對接,開個WORKSHOP頭腦風暴一下,之后選個花魁送出去,頂多后面再加個電話回訪調查客戶滿意度,把材料啊,裝修啊的小弟帶上,基本就這節奏。衍生的問題是:
  A.建筑師為啥跟著你?
  因為你能拉來甲方,因為我們不抱在一起就很可能孤孤單單成了流浪兒只剩撿破爛。但這樣的建筑師太多了,假設這個模式成行,那國內未來將會呈現一個一個類似設計師聯盟的組織,每個組織一片區域,再開業的建筑師就跟新開淘寶店一樣——花錢刷信用,然后做生意——花錢交會費,然后平臺才會給你介紹活兒。再接下來的情況是,頭腦風暴這個環節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這個幾乎不用分析,競爭導致的:同質量比價格,同價格比質量,循環了幾次之后就奔著質量+免費的方向去了。
  一旦頭腦風暴環節成了犧牲品,新的競爭者勢必說,“我這兒還有更多姿勢可以解鎖!”,畢竟前期概念設計階段也不是什么難事,稍微有點兒經驗的,帶上一個八仙桌的人,來個1禮拜都能做得有模有樣。門檻低意味著復制成本也高不到哪兒去,這就意味著競爭肯定更殘酷。所以在我看來,在這種建筑行業生態模式發展的過程中,一種很可能的發展傾向是:建筑設計向后端轉移,即更加關注實施的完成度,施工的便捷性,節點的精細程度等等,因為這些環節的工種更加復雜,配合更加牢固,審批制度相對嚴格,并且往往需要一段時間的交流及磨合,這些都是快餐式的互聯網不能給予的。(3D打印技術一旦渡過了概念期,情況除外)
  B.發展壯大了之后呢?
  既然都是甲乙雙方的合同約束,我們先挑個建筑師最容易理解的甲方形態來說,也就是建筑師到底做沒做過甲方?做過,而且幾乎天天都在做,那就是效果圖。問題就化解成:如果有一個平臺,核心目的是解決如何將效果圖和建筑設計公司對接。假設讓效果圖公司的人來做,這網站的情形會類似于,各個公司把自己的作品都放上去,粗暴一點兒的按功能、按人視鳥瞰、按日景夜景分類。講究一點兒的按完成時間分類,給我10小時我做啥樣,給我30小時我做啥樣,給我70小時我做啥樣(你建筑師想做成的那樣子,先撒泡尿看看自己給多長時間,再拉著臉過來要圖)。再文藝那么一點兒,放幾個公司效果圖的教程。總之,這網站會成為各個效果圖公司的選美平臺,設計師進來摘牌子。但換個角度想,如果讓建筑設計公司來做這個網站呢。他們作為甲方可能更簡單更粗暴:發布畫圖的信息,多少天周期,中途要看幾次,幾張圖,能提供的文件是什么,是模型還是CAD,是手繪還是意向照抄等等。反正就是個類似的求職信息發布平臺。很明顯,效果圖公司首選平行推介自己,建筑設計公司首選發布招聘信息,在二者體量都差不多的情況下,哪種平臺更容易活下來,不難判斷。結論就是,市場繁榮導致公司增加,市場萎縮導致賣方市場,賣方市場導致服務提供者趨利前置。
  同樣,一旦這種類似的設計聯盟的平臺做大,可以形成產業鏈條和成熟模式,最有話語權的必然是合約的直接發出者,而且合約發出者之間本身就是圈子,他們接管平臺,既便捷又直接。說得再三俗點兒,潘石屹拉著幾家次他一級公司的老總,開這么一個平臺,他們的地產項目都放在這個平臺上征集建筑設計師,照樣開WORKSHOP,照樣要求新姿勢,設計師們如果不趨之若鶩,就跟我開個新系列叫公益化的設計行業整體傾向一樣扯淡。
  那作為平臺,它存在的價值在哪兒?對上線面臨質量保證,對下線面臨費用控制。這事兒是先例么?不是,說得高大上點兒,香港建筑師的官方組織負責干這個也不是一、兩年了:甲方在設計時先按照合同向官方打全款,并最終由其按階段向設計師付錢。如果換成連我姥姥都懂的話:支付寶。這里最重要的反而不是平臺本身,而是基于平臺的制度再建立:真正將設計的支付和質量的階段控制上升到精準的意義上。誰的平臺把這點做成了,誰的平臺就贏了。如果都做不成也正常,真要推動它的話,恐怕還需要制度上的力量:建筑學會 or 建設部。
  綜上,在我看來,這種平臺的出現,當市場總量小的時候,很容易走快銷型的建筑設計或設計產品:小額設計項目(如農民自建房、城市立面改造,反正就是來張效果圖就能砌磚抹灰那種)、家具或小型產品類(不需要執行防火規范,沒有疏散距離限制、高層落地邊要求等等)、圖面表達或平面設計類(就是好看就是酷,愛我你就猛擊我)。假(yi)設(yin)市場總量大的時候,如果沒有規范化的合同約定和保證(參考某些地市規劃局報批的專用軟件,如“修詳通”之類),真正的建筑設計與互聯網的交易模式,無從談起,否則平臺無非就是個圖形化的通訊錄,搜到了之后還得當面簽合同碰方案。
  設計行業洗牌這事兒,不敢說迫在眉睫,也得說箭在弦上,屁在屎頭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上潘石屹的項目的,也不是潘老財年年都得整個50萬平米計容的新噱頭等著大家來看的。大量的設計師對接的還是普普通通的項目和甲方,這些伴隨著普通而來的屬性無非是:經驗一般,對設計行業認識范圍有限,畢竟大小也算隔行。但甲方對于方案的終極要求可不復雜,就是要好東西,且價格能被接受。舉個形象點兒的例子,河南甲方在焦作干了一個城市綜合體,他找了河南省院,很可能是因為他只認識6個設計院,數來數去,再平衡一下甲乙方啊,報建難度啊等等,選了河南省院。如果通過平臺,甲方可以平行的知道50+的設計院呢,河南省院還會說我就有這個實力能拿下來合同么,那它能指望新增加的45個公司全都不如它么。基于這種情況,綜合的院會越來越難以存在,甲方之間會很快形成:A院干ART-DECO風的住宅厲害,B院干商業綜合體概念投標厲害等等評價,作為設計院,不斷集中優質資源,來壯大單一方向的設計實力,而綜合型的設計團隊,啥都會但啥都一般般,將會拉低整個公司的精力。公開&透明,帶來的最討厭的情況就是:競爭白惡化,或者開辟新結合方式。
  還有一個擔心,一旦這種平臺被市場證明是合理的商業模式之后,這種透明的競爭會自然地篩選掉很多技術水平呵呵呵的建筑從業者,而逐步將資源再次集中到新的這批活躍分子或者單項專業人士身上。這種進化可不叫什么平等,更不是所謂的社會關系重塑,這是要出血的行業革命,將行業刷新成甲方和一小撮設計師的游戲而已,當然了,在那之后,既得利益者肯定滿口的仁義道德,他們會管這叫:基于互聯網扁平化理念的生產關系進步。
  但這事兒對不對?我覺得對。因為它很可能真的推動了建筑行業的進步,讓市場將行業精英留下來。就好比在高考填志愿的時候,改革成在明確知道分數之后,甚至知道別人的排名和選擇之后,再來報考專業和學校:剝離了原有的那層窗戶紙,硬實力直接說話(以前清華招120人,福建省排進前400就敢報,現在?給分之后報名,排進前150都得看看前面的人有沒有把燒鍋爐專業的位子給你剩一個)但帶來的問題便是,大量的背景型從業者,失去了工作的機會。
  稍微總結一下,假設把設計過程搬到網上這套體系真的成立:
  1、有資源的人就能干,很容易形成大公司帶著小公司的各大在線聯盟,自己拉活的獨立小公司生存環境被逐步擠壓
  2、每個公司(團隊),旗幟鮮明,主打方向單一化,技術實力專向化
  3、整體交易量上去之后,建立健全有保障的信用制度才是關鍵
  4、會促使設計行業大量剝離普通從業者,但由于質量上的競爭和透明的平臺,利潤降低。成為高逼格,高消費,而收入普通的群體。
  至于弄個產業園給設計師拉活,別動不動就互聯網思維:建個既有甲方董事會主席,又有設計團隊負責人的這么一個群,什么平臺不平臺的,設計師餓了不會自己炒個菜,難道還非得等人一勺勺地喂啊。


海南科經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logo
© 海南科經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電話:0898-66504533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世貿東路2號世貿中心E座501
 瓊ICP備12001956號 瓊公網安備 46010602000242號
◆河南体彩481视频直播◆